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频道 > 国内新闻 > 热点评论>正文

炫富还是添堵?贵州毕节在北京豪华酒店开“扶贫报告会”

时间:2017-12-18 11:51:45    来源: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 

  文|陈杰人

  从12月14日开始,位于北京亚运村的五洲大酒店和北京国际会议中心,突然多了数以百计的操贵州口音者,这些人衣着光鲜,一个个看起来都像是成功人士。原来,这是全国知名的贫困地区贵州省毕节市,最近在北京豪华酒店连续三天举行的大规模会议和活动,其中的重要议题之一就是进行扶贫典型事迹报告。

  北京五洲酒店和北京国际会议中心毗邻,是北京市非常著名的豪华酒店和专业会所,曾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签约酒店,一般接待大型国际会议和大型企业的奢侈盛宴。12月15日上午,“杰人观察”在该酒店和会议中心亲眼目睹,数百名来自贵州毕节的官员和各地企业家汇聚于此,在用完奢侈早餐后,齐聚会议中心二号会议厅,开始一场名为“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理想信念报告会”,毕节某生态农庄老板谭某等6名企业主,先后登台讲述扶贫的心路历程。

  15号上午的这场活动由毕节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兼统战部长张欣主持,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虽然官方认为这些主题报告都是实打实的“优秀事迹”,但应邀在主席台上点评的则是中国作协报告文学委的副主任王宏甲,对此,台下一位毕节企业家听众略感不解——“文学作品总有虚构的成分,请一个文学家来点评扶贫故事,毕节啥意思?”

  浪费一半的会场和会场内堆积的礼品袋

  “杰人观察”仔细观察了这个会议厅的情景和设施,里面大约有600个座位,全体到会人员约为300人,摆有座签的座位只占到了会场的一半,后半部全部空着,这让人想起一个段子——“等我有钱了,盖两个游泳池,一个洗头,一个洗脚;等我有钱了,天天做面膜,脸上糊一个,屁股上也蒙一个;等我有钱了,别墅盖两栋,一栋住人,一栋养宠物……”如果外人不了解毕节市的状况,一定也会认为毕节很有钱,租下如此豪华的会议厅,用一半,空一半。

  会议中心的销售经理透露,这家会议厅的租金标准是每半天六万元。这里的豪华程度,只说一点您就可以想象得到——豪华的羊毛地毯估摸有一寸厚,踩上去软绵绵的。而在豪华会议厅的后部,堆放着大量礼品袋。因为不敢造次,我未能打开看看里面装着什么。

  这场报告会,只是这次毕节市在北京举行奢华活动的一个片段。“杰人观察”拿到的会议资料显示,这场精心设计的大型活动历时三天,是以“首届‘商海毕节人’暨北京毕节商会成立大会”为名,但成立大会只占15日下午17:20-17:50半个小时,另有招商推介会占用一个小时,其余大多数时间,都是毕节市委、市政府举行的扶贫报告大会和参观活动。从毕节专程来北京随会报道的一位当地记者透露,这是毕节市委市政府精心安排、策划的一次大型活动。

  会议日程表载明,在历时三天的活动中,毕节市一共安排了十场活动,以及15号晚上的一场特大规模高档宴会,这场宴会由毕节市委常委、副市长王光友主持,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兼统战部长张欣致祝酒辞。参会的毕节市下属一个县的工商联副主席还透露,这次活动,毕节的书记市长原本都要参加,后来不知道怎么变了行程。

  在会议举行期间,“杰人观察”在会场外看到,整个活动“格局”很高,连会场门口都有六个保安手持专业检查设备把守。而在会场周边地区,很多赶来参会的老板和官员,车子鱼贯出入,导致楼宇旁交通繁忙。

  贫困地区毕节市把扶贫会场选在北京这家豪华会议中心

  从整个会议资料和预设议程可以看出,毕节市的这项重大活动,除了举行扶贫报告会,另一个主要内容就是张罗毕节的商人大聚会,成立毕节北京商会,并举办招商推介会。

  提到毕节,相信很多人对它最深刻的印象,就是那里因为贫穷,曾连续发生两起恶性留守儿童非正常死亡事件。一起是在2012年11月,5名流浪孩童被发现死于毕节市街头的垃圾箱内,原因是这些孩子为御寒在垃圾箱内烧垃圾被一氧化碳毒死;另一起则发生于前年,七星关区一家四兄妹因为贫穷而集体喝农药自杀。这两起恶性事件震惊全国,甚至让全世界舆论关注毕节的贫困和留守儿童惨状。

  毕节闷死少年的寒舍和丧身的垃圾箱

  近几年来,确实有部分毕节市的官员基于良知,积极向外招商,引进有着巨大就业效应的项目落户毕节,以解决打工者的分居问题和减少留守儿童数量。比如几年前,温州商人施昌平就受毕节优厚条件诱惑,在毕节投下数亿元建设了汽配城项目,这个项目现已建成,一旦投用就可以吸引数千人开店、就业,并带动上下游相关产业。

  但让施昌平气愤的是,他按照毕节官方要求砸下巨额投资并建成项目后,所在地金海湖新区一直拒绝按照合同约定出让土地和签订合同,导致这个项目几近拖死。为此,施昌平赴金海湖新区找管委会主任喻祖常交涉,但喻祖常以电视台记者还未到场拍摄为由拒绝商谈,最终他还是找借口溜掉了。对此问题,“杰人观察”曾向毕节市委书记周建琨、市长桑维亮等多次发短信问询和沟通,都没任何回音。

  一位在毕节投资的外地商人说,毕节对投资商的风格就是,招商推介时吹得天花乱坠,你想要个太阳他都会同意摘下来给你,一旦投资落地,就成了毕节官场宰割的对象。谈到周建琨和桑维亮的拒绝沟通,这位商人说,“越落后的地方,官员越装逼。周建琨虽然能力平平,德行不敢恭维,但他已经苦心经营到了省政协副主席的级别,自己就认为自己是个很大的官了,怎么会理睬平民百姓?”

  投入数亿元巨资建成的毕节汽配城,无法发挥效应

  虽然诸如温州商人施昌平等投资商在毕节遭遇投资陷阱,但毕节还是继续向外界投资者忽悠。这次北京的招商会,又成了毕节官员吹牛的极佳场所。谈到此,一位投资者说:“忽悠来忽悠去,总有一天会让所有的投资者都醒悟。”

  回到毕节市在北京召开的这场旷日持久的豪华会议来说,“杰人观察”关心的问题有三个——

  一是北京正在积极疏解非首都功能,为什么毕节市还能从偏远的几千公里外山区,把会场搬到本已拥堵的北京,给首都增添额外的负担。这样的决策,是不是该追责?这样一味追求往北京跑,是否属于实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错误行为?

  二是毕节本是极度贫困地区,毕节市委市政府花费天量巨资,以“扶贫报告”的名义到北京奢华场所连续三天组织如此大型活动,这是不是对扶贫工作的极大反讽?是不是对贫苦群众血汗钱的浪费?是不是以扶贫之名行浪费之实?

  三是毕节市委市政府决策时,不顾中央的三令五申,不讲政治、不顾实际、热衷奢华,安排这种活动,给首都添堵,让外界侧目。

  (本文转载自杰人观察,法网联系方式luo@fafv.com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
'); })();